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01)


              第一章峰回路转
  合欢派曾经有七个山头,但现在却租出去了三个;原因当然是穷。
  对于普通人来说,没钱是一件十分操蛋的事,而对于修仙门派来说,非但操
蛋,更是要了亲命了。
  其实在几百年前,合欢派也曾鼎盛一时。因为当年格局混乱,各修仙派系林
立,仙魔不分,每个门派都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谁也不服谁,结果当然是打。
  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搞得是混乱不堪。
  合欢派的掌门「极乐仙子」秉持的是一种中立政策:你们归你们打,打死打
残打怀孕都行,只要别妨碍姐们做爱就好。
  这是一种很明智的举措,当然,也跟合欢派的修炼方式有关。
  合欢派自开宗以来,从不收男弟子,追求的是一种原始的交合之术,而她们
独有的阴阳合合功,更是源自古老的仙家秘籍。不追求仙丹,不执着灵药,更不
在意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宝法器,只要有男人,就能修炼。
  所以当年很多受了伤的男修,即使爬也要爬到合欢派,一来治愈受创的身体,
二来滋润干涸的心灵。
  这一来二去的,合欢派的骚娘们也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
  可突然有一天,灵云宗的宗主「云天真人」一觉醒来,发现这样打下去也不
是个事儿。于是突发奇想,找来了一些当时比较有实力的宗门,提议成立了一个
仙派联盟,美其名曰荣辱与共,说白了就是抱团欺负小朋友。
  灵云宗当时就已经很牛逼了,云天真人更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元婴修士,所以
那些宗门的负责人一想,单兵作战不如抱团取暖,况且灵云宗腿比较粗,不抱白
不抱。于是一拍即合,狐貉们倒也像模像样的联合了起来。
  仙派有张良计,魔派自然就有过墙梯。
  当天,所有的魔宗都偃旗息鼓,次日鸡还未鸣,就以鬼域为首,成立了一个
魔派联盟。
  而那些夹杂在两头中间的杂鱼门派,也纷纷权衡利弊,向各自的主子抛去橄
榄枝。
  反观合欢派,一点察觉也没有,极乐仙子还在那操伤员操得正开心呢。等她
反应过来,黄花菜都凉了。两大巨头一南一北,面露微笑而又虎视眈眈的站在你
身边,直勾勾地看着你嗨。
  事已至此,极乐仙子也倒是能屈能伸,立刻跪舔仙派。差点就亲自上阵,帮
云天口交了。
  其实按照功法来说,合欢派属于妖路子,应该倾向魔派更好一点。但合欢派
的地理位置很尴尬,周围都是仙派的宗门,如果加入魔派,哪天一言不合就被人
围奸了,所以无奈之余,也只能出此下策。
  云天真人也是心大,来者不拒,说是什么魔派有个百花谷,我们仙派好歹也
要有个合欢撑撑场面啊,别到时对峙起来,连个长头发的娘们都站不出来,岂不
是让人笑话。
  这话一半是说给极乐仙子听的,而另一半是说给妙慧庵的「玄静师太」听得。
  老尼姑平时就嚣张的不得了,几次仙派配送伤者去救治,都被她轰了出来。
美其名曰佛门净地,男子勿入,其实就是他妈装逼而已。合欢派安插在妙慧庵的
探子早已不止一次,看到她和小雷音寺的和尚通奸了。
  与之相比,合欢派虽然公厕了一点,却行得正、坐得直——该是我操的爷们,
老娘从不否认。
  但也因为这一点太过奔放,背离了仙派的正统思想,所以联盟对合欢的约束
颇多,这也不能做、那也要收敛,逼得合欢派只能去花大价钱买一些男炉回来修
炼。
  这非但功效甚微,还增加了一大笔开销,久而久之,经济每况愈下,到最后
只能将山头割租出去,以勉强维持生计。而极乐仙子的修为,也停留在了金丹末
期,悲哀的再没长进过。
  其实很多事情难分利弊,或许也正因合欢派沉寂多年,没有什么人去关注她,
所以才让她在前不久的拍卖会上,出人意料的拔得头筹,买下了一个男弟子。
  这对于全是女修的合欢派来说,并不合规矩,但用极乐仙子的话说,就是宗
门已至秋寒,若再固步自封,只能等死。既然左右都要对不起祖宗,不如搏一把,
保不齐云开雾散,迎来第二春呢。
  一个男弟子真能改变一个门派?其实也挺奇葩的。
  首先,这个男弟子资质不错,为单灵根,火属性。不可否认单灵根很少见,
却也没有到稀缺的程度。况且火灵根本是一种普通灵根,并不像冰灵根、雷灵根
那么变态。
  但奇就奇在,这个男弟子非但是单火灵根,还是纯阳体质。
  一般而言,人的身体都是阴阳平衡的,男子阳盛一些,而女子则阴柔一点,
普遍就是五五开或四六开。有些奇葩一点的,三七开就了不得了。像这个男弟子,
纯阳,也就是十零开,简直是妖孽般的存在。
  可虽然说得很玄乎,其实对于本身修炼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顶多是因为
单灵根的缘故,所以更易于突破关隘一点。
  但玄妙之处,并非在于他本身,而是对他人的帮助。
  相传,在一本非常古老而残破的天书中,记载了关于纯阳体质的一些片段,
不是很全,但大体是这么说的:
  纯阳之体必是天生,男子特有,若生女为阳,则活不过一个时辰。熬过一个
时辰,必为仙胎。
  也就是说,如果你生个女儿是纯阳体质,那么她活不过一个时辰就嗝屁了,
倘若一个时辰后她还在哇哇直哭,那瞬间就能飞到天上叫爸爸了。
  至于男子,少时无异,待其成年,食其元阳,则有助于修为。注,若同是火
灵之根,必固守精关,待其元婴初成,与之交合,必破冰飞升。
  这后半句很重要,大白话就是,元阳之体的男子如果还同时是火灵根,那么
在你元婴修成之前,都不能操逼,一旦你修成了元婴后,破你处的那个女人、男
人、阴阳人、动物、植物、无形物,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都能突破当前的修为,
直接进入下一层。
  这是很要命的。
  试想,即使资质再高,从元婴修炼到出窍,少说也要个千八百年,更别说这
种设定没有限制,若是换做大乘修士,那还不直接飞了天,连劫都不用渡了。
  可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是浮云,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极乐那个老逼
给宰了。如果她买我之前就说明这些情况,那割了我的小鸡鸡都不会来合欢派。
  放着身边这么多骚娘们不能操,还不如死了算了。
  但想法终究是想法,小命是要留的,日子也还是要过的,既然已经入坑,就
乖乖躺好,做一个本分的弟子。
  所以今天,在这个风和日丽的四月天,我按照极乐这个老逼的要求,换上了
一件镶金边的丝质袍,束起了蓬乱的头发,人模狗样的站在了她的身边,好让那
些台下两眼放光、迫不及待要入门的少女们瞻仰。
  我操,感觉自己真他妈耻辱,简直像个卖屁股的鸭子一样。
  我真想不通,台下那些少女的父母都是怎么想的,好好让自己的女儿在家里
绣绣花、写写字,长大了钓个好凯子就得了。非要听信传言,博一个虚无缥缈的
成仙梦,把女儿送进合欢派这个火坑。
  莫说我修不修得到元婴,即使成了,哪轮得到你们,看极乐把我搂得像个棒
槌一样的状态,恨不得现在就强奸了我。
  退一万步说,我修到了元婴,极乐没撑到,挂了,可还有云天、玄静等一众
仙盟里的老逼。想起那日云天真人来见我时,那色眯眯的眼神,我现在都感觉到
屁眼隐隐作痛。
  我的天,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算是哪门子修仙啊?!
              ###########
  修仙在九州并不稀奇,只要有一点灵根的人,都会去各大门派碰碰运气,所
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关于修仙的事情。
  但我不是个好高骛远的人,从小就没什么志气,唯一的梦想,就是一直在丽
春院当一个龟公。
  我是个孤儿,是妓院老鸨王妈妈把我带大的。她告诉我,我是被父母遗弃在
了妓院后门的台阶上的。当时雪很大,她以为是一包银子,所以就捡了起来,发
现是一个孩子后,想丢,没忍心,于是就将我带回了妓院。
  妓院女人虽多,奶水却没有,丽春院更是我见过,除了合欢派外,避孕措施
做得最好的地方。所以我从小没有喝过一滴奶,全凭稀饭长大,虽然瘦小,但好
歹活了下来。
  王妈妈说我命真硬,现在想想,也许和纯阳体质有关吧。
  我八岁开始干活,白天帮姑娘们洗衣做饭,晚上替嫖客斟茶递水。王妈妈给
我取名王二,但无论姑娘还是嫖客,都喜欢叫我小龟。
  我喜欢这个称呼,曾经希望把它延续下去,变成大龟,老龟,死乌龟。
  但事事难料。
  三个月前,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正月初一。
  除夕前后,妓院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客人,寻欢客们嫖了一年,无论是谁,都
会在这段时间选择回家,做一个好丈夫,当一个好儿子。
  那天雪很大,姑娘们都没有梳妆,懒散的坐在花厅里,聊天、吃蜜饯,偶尔
取笑取笑我。
  天气很冷,我在为她们生暖炉,时不时顶她们几句,但绝不会生气。因为我
知道,这才是她们最真实的一面,一旦上了妆,那她们就只懂得阿谀奉承、强颜
欢笑了。
  临近正午,我也刚从厨房忙完,饭菜还未端上桌,一个不速之客却猛地推门
而入,修士打扮,面容稚嫩。
  姑娘们吓了一跳,来人同样也是,虽然他看上去趾高气昂的,但闪烁的眼睛
却出卖了他。
  看来是第一次进妓院,还是个雏儿呢。
  我瞥了一眼屋外,两个与来人相同装束的年轻人正躲躲闪闪。果然如此,定
是与同伴打赌,敢不敢进妓院。
  这种情况很多,见怪不怪。
  寒风夹带着雪片,飘然入室,姑娘们开始叫嚷,催促他快些关门进屋。
  青年进退两难,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这位大爷怕是走错门了吧?」他绝不会进来,更不会嫖妓,只等一个台阶,
我给。
  「是是是,走错了,嘿嘿。」他点头致歉,声音细如蚊吟,显然不愿被门外
的同伴察觉。
  死要面子,这我还不敲他一笔。
  我一个箭步上前,「大爷,我送你。」
  身后姑娘们巧笑嫣然,她们自然看出年轻人的窘态,也看穿了我的企图。
  「十颗灵石,保证大爷您风风光光,体体面面。」我暗自低语。
  虽然凡尘都用金银,但修仙界的灵石更为值钱,每一颗都价值不菲,对于普
通修士来说,我这一次绝对是狮子大开口了。
  他不及思索,暗掏腰包,偷偷递给了我。
  我去,非富即贵啊,不是仙二代,就是天资极佳的宝贝弟子。
  我是个讲诚信的人,即刻高呼:「大爷,今儿个初一,姑娘们被操一年了,
总要歇息几天,就对不起您儿了!若是大爷看得起咱们,元宵佳节,烦请您老人
家再次移步光临,届时买一送一,定让您来个比翼双飞,一皇双后!请——」
  说着,我攫住他的手腕,躬身哈腰的送他出门。
  他也不客气,昂首阔步,那模样仿佛胯下装了个马屌一样自信。屋外两人眼
睛都亮了,嘴巴张得就像两只嗷嗷待哺的鹌鹑。
  可没走几步,愣头青居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就栽倒在了雪地上。我一愣,赶
紧撒手撤步,他两个伙伴也是大惊失色,慌忙上前搭脉查看。
  「大爷怎么了?」我问。
  两个二货哪知道怎么回事,见愣头青满面通红、吱吱呜呜的,以为是刚才多
喝了几壶酒,后劲上来有些酣醉。于是和我说没事,就一左一右架着走了。
  我以为这事过去了,所以就没在意,把灵石和姑娘们一分,该吃吃,该喝喝,
一切照旧。
  次日天晴,化冰寒。
  鸡和鸡都还没有起床,妓院的花厅里却无端出现一群老头老太,各个人模狗
样的,撇着大嘴,那表情像是欠了他们很多钱一样。
  王妈妈嘴里骂骂咧咧,脸上却笑意相迎,她当然不知道什么事,我也不知。
  这些老逼中,最特别的就属极乐仙子。其实她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漂亮,就
像那群老逼的孙女一样。但骨子里透出的那股魅劲,一看就像个骚鸡。
  物以类聚,王妈妈自然对她特别亲近,于是偷偷问她,这是什么情况。
  「赎人!」
  回答王妈妈的并不是极乐,而是玄静老师太。
  老尼姑心高气傲,装逼惯了,当然不愿和凡尘的老鸨多说什么,所以开门见
山。
  「那不知各位……各位,看上了哪位姑娘?我们这……」王妈妈一头雾水,
只能试探着问。
  「姑你娘个屁,我们要的是他!」
  说话的是一个大胡子,一根胡萝卜粗的手指指向了我,同时还在对我挤眉弄
眼。
  我当然认识他啦,疾风堂的执事,风铁掌嘛!
  别看他现在一本正经的,来嫖的时候可骚呢,丽春院几乎每个姑娘都被他那
铁指插过。
  不过也仅此而已,姑娘们常向我抱怨,说他下面的玩意还没手指粗呢,一点
感觉也没有。
  他向我挤眉弄眼,我当然明白,这点破事我才懒得提。
  于是我故作不认识,问他:「这位大爷,不知小的做错了什么,要劳烦这么
多老……老人家,大清早的来妓院问罪?」
  「嗄,娃娃你误会了,我这次前来不过是想帮你赎身,带你回灵云宗而已。」
云天真人第一个发话,走到我面前,还怜爱的摸了摸我的头,「娃娃,这些年你
受苦啦——」
  苦你妈个逼,真他妈恶心。若当时就知道你收我,是为了想操我屁眼,我早
他妈开骂了。
  「云天道友虽是仙派盟主,但也不能自说自话吧。这说带回去就带回去,是
不是不把我妙慧庵放在眼里啊!」
  老尼姑倒是爽快,一来就是威胁。不过妙慧庵确实有点实力,加上背后还有
老秃驴撑腰,更是底气足一点。
  「阿弥陀佛,师太言重了。依贫僧之见,凡事都讲究一个缘字,既然如今各
派都来到这,不如就随缘吧。」小雷音寺的元通法师是个和稀泥的高手,人倒也
不错,就是眼瞎,看上了老尼姑。
  「大师说得在理,我们疾风堂虽然只是小门小派,但今天初见小兄弟,就感
觉特别有眼缘。我们不如就让小兄弟自己挑吧。」
  风铁掌说着又向我挤眉弄眼,那意思仿佛是在说:小龟,咱们好歹是故交了
吧,跟着哥混,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我当时就想拆穿这个老逼。让我挑?!摆明了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但就从情况来看,这么多名门正派的负责人抢
我,那我一定极其特别。所以无论我去哪,其他门派都会对我不利,因此我只能
装傻,把问题抛给他们自己。
  「我……我……我害怕。」
  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在大场面前略带哭腔,这并不丢人。我还特意躲到了
王妈妈的身后,以此来告诉他们:我只是个孩子,你们别欺负我!
  王妈妈也是老江湖了,马上心领神会,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不住地安慰我,
让我别害怕。那模样,那神情,简直就是一对被土匪欺凌的孤儿寡母。
  他们虽然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但毕竟都是些和尚、尼姑、道士,和妓
院的老鸨玩套路,还差得远呢!
  气氛一下子就僵持在了那里。
  可就当所有人都没辙的时候,一个奇怪的人却慢慢走了进来。
  那人体型微胖,一身华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大冬天的还摇着一把折扇,
这逼装得也是一溜一溜的。
  一进门,那人就满面含笑,向所有人行了个抱拳礼,很有礼貌的说:「在下
沈百万,万宝阁金叶子堂掌柜,不知可否容在下说几句呀?」
  后来我才知道,万宝阁有多牛逼。
  他们以经商为主,从不参与修仙界的纷争,但他们几乎垄断了所有仙器法宝
的铸炼材料,就连合欢派所购买的那些男性炉鼎,也都是他们出产的,所以无论
是仙派还是魔派,都不敢得罪万宝阁。
  他既然要说话,岂有不让之理,几个老逼就像见了爸爸一样,纷纷给他让出
一个位置。
  沈百万倒是也不含糊,继续道:「先前闻听各位说是赎人,既然是赎,便是
买卖;既然是买卖,就要讲究个公平。凡事以和为贵,既然如今谁也不肯让步,
不如就让我们来一次公平的买卖。」
  「买卖?!不知是什么买卖?」
  说话的是一个消瘦的老道,贼眉鼠眼的一看就很精明。他是长春道人,三清
观的一个长老。三清观比不上几个大仙宗,自知无力争取,所以刚才一直在打酱
油。如今听沈百万说要买卖,他突然就来了兴致。
  要知道,三清观虽然实力不行,但香火还是很鼎盛的。那些老道各个生意精,
婚丧嫁娶一个不落,你这边人刚咽气,那边老道们吹吹打打的就来了,简直比勾
魂鬼速度还要快。
  「长春道长莫要心急,」沈百万倒是沉得住气,「这说是买卖,不如说是拍
卖。在下提议,由万宝阁做东,一次性买下这位小兄弟,然后各位公平竞价,价
高者得。」
  「当然,」他继续解释,「万宝阁此举并不是想占各位便宜,此次拍卖的所
得,扣除万宝阁先前垫付的金额,余下的将全部存入这位小兄弟的私人户头。即
使他最后所属的门派,也无权挪用。这样一来,不但公平公正,也是对小兄弟负
责。」
  他这样做很有效,不但避免了纷争,又不至于让人觉得他万宝阁想横生枝节。
最关键的是,似乎听上去对我很有利。可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他这么做有什么
好处呢?
  灵云、妙慧、小雷音寺等财大气粗,自然没什么意见,加上万宝阁信誉摆在
那了,也不能多说什么。倒是穷逼合欢派,反常的居然也没什么异议,当时我以
为极乐这个老娘们是想放弃,后来才知道,她早就心怀鬼胎了。
  其实这件事本不用这么麻烦,如果不是那个愣头青嘴碎的话,我早就被云天
老逼悄悄带回灵云宗了。
  那个晕倒的愣头青并不普通,叫莫羽寒,是灵云宗新收的一个炼气期弟子,
冰灵根属性,天赋好的一塌糊涂。灵云宗上下都对他十分溺爱,每月的灵石配额
也是多得飞起。也正因如此,身边总有很多跪舔的普通弟子。
  那日就是这样,两个狐朋狗友哄骗他下山喝酒,那个愣头青也没心没肺,居
然就跟着去了。
  他是冰灵根属性,体寒,本不宜饮酒。但愣头青哪里知道,几杯下肚,连亲
妈都不认识了。
  酒过三巡,两个狗友又蹿腾他上妓院,说是只要他敢,就赌一个月灵石。酒
壮人胆,他自然无法无天,于是就直勾勾地冲进了丽春院。谁知这愣头青还是个
小处男,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骚娘们,立刻血脉膨胀。
  最关键的是,我居然还是纯阳体质,一不小心抓了他的手腕,瞬间激发出了
他丹田内积聚的热力。酒,女人,我,三方面作用结合在一起,导致他真气乱得
像一锅粥。
  等愣头青被抬回山,云天真人一检查,发现他体内的寒冰珠化了一大半,立
刻明白了此中蹊跷。于是赶忙封锁消息,准备连夜来找我。但他哪里知道,愣头
青一醒来,发现自己修为少了,大吵大嚷的要把我宰了。
  真是个蠢货,他也不想想,灵云宗里有多少暗探,这一叫,搞得人尽皆知。
所以等云天真人赶到妓院,基本就可以直接开会了。
  事情既然已有对策,之后就是各凭本事了。
  元宵佳节,我出人意料的被合欢派拍下,成了一名正式的合欢弟子。而极乐
在我入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布告天下,广收门徒。
  所以一个月后的今天,我才会被她抱在怀里,接受台下众女的视奸。虽然我
觉得很丢人,也很无奈,但不得不说:
  极乐这骚娘们的奶子是真他妈柔软!
              【未完待续】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201942s5.xyz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