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淫传-策划好的淫谋】(完)

                上集
  在一个风平浪静的午后,海面上一艘船正缓缓的开着,船舱内坐着一位看起
来年近四十的妇人,脸蛋可谓是无人能比的,仔细一看身材凹凸有致,尽管穿在
多的衣物也遮不住这位妇人极为美妙的身材。
  「郭夫人,前面有些许礁岩,可能船身会稍微晃动,请夫人不要在意。」
  「好的,多谢你们。」
  这位妇人轻描淡写的一段话,似融化了每个人的心窝。
  上船后,黄蓉检查了一下看华筝把什么东西放入她的行囊。
  「嗯……好多瓶瓶罐罐的东西,还有……这不是那俩兄弟给我穿的紧身装吗!
还有这只木制阳具、绳索、镣铐,只是好像没有钥匙,以及一些东西等等的,唉
……华筝怎么会放入这些东西呢,而且怎么她会有这些东西……算了,不要给别
人看到,找个时间丢掉吧,噢!!看来是发生什么事了。」
  听这声音,黄蓉赶紧放下手上的包袱,冲出船舱,看来是船身撞上礁岩了,
船体破了一个洞,所幸不是很大,但也不小
  「哎呀,破了一个洞,得先靠岸补一下了,二弟,去拿一下木板。」
  「原来他们是兄弟啊,老大叫王五,老二叫张大,老三叫尤二,义兄弟吗?」
  几分钟后,张大手上那着一些木板,急忙跑过来说「木板不够了,我刚去船
底找了一下,只找到这些……」
  「这可怎么办才好……」尤二皱眉道
  「还是,先把船靠岸,正好这附近有一小岛,我去採集一下木柴趁这段时间
你们修补一下」
  「是,就麻烦黄女侠了」
  黄蓉那起包袱,往林里走去,边走边想「待会看有没有河边,要是流汗就顺
便泡一下澡吧」
  果不其然,採集木柴没有这么轻松的呢,没几分钟就汗流夹背了,不过正好,
路上看到有一河流,把木柴那回去给他们之后,找个理由开脱,说要去散步,其
实是要去泡澡,把包袱放在旁边,确认没有别人后,才缓缓的宽衣解带
  「啊~水好清凉,对了,顺便洗一下衣物吧,他们修补船只也要时间」
  几分钟后,黄蓉察觉到有人,便把衣物凉在一旁,赶紧跳到树上观察,来的
人是张大,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遭
  「为什么他会来这边呢…啊,我的亵衣亵裤还在下面,被他看到多丢人哪…
…」
  张大看到这些衣物,拿起黄蓉的亵衣亵裤,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黄女侠,
啊哈~」便把自己的阳具掏出来套弄看到这一幕,黄蓉气的往他的脖子上打了下
去,昏倒在地
  「真是的,到底在想什么,竟然对我的亵裤做那种事……只是……他的那里
好大啊,跟靖哥哥有的比了,要是放在我下面……不对,我在想什么,这样不就
跟杨克的事情一样了吗…」
  黄蓉看到张大在幻想自己的身体,又看到那根巨大的阳具,刚才张大的行为
就像在挑逗黄蓉一样,终究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性
  「一下子就好……」
  看着那跟挺立起来的阳具,黄蓉缓缓的把身体坐下去,「嗯……嗯…」
  稍微皱了一下眉,下体的空虚感渐渐被填补,黄蓉使身体下沉,腰身挺直,
肉棒直接滑入最深处,传来的是渐渐大声的呻吟声及淫水声
  「啊~要是……要是太……大声的话,要是其他人听见……要……要小……
声一点啊」
  肉棒进进出出,水声也「噗哧噗哧」的发出声音,这一切尽被看在张大看在
眼里
  「幸好我小时候有练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武功,昏迷了一下子就醒来了,要不
然啊也不会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没想到啊~啧啧,黄女侠也是很淫荡的嘛,真
骚哦,不过,先不要打草惊蛇好了,看她被我的鸡巴干到连我早就醒了都不知道,
嘿嘿,来假装一下好了」
  张大把双手攀上双峰揉捏一番,时不时在乳尖上打转,口中喃喃自语的说
「黄女侠……黄女侠,我好想干你,哦~好爽」
  「怎么回事,难道他醒来了吗…应该不会吧,难道……」
  黄蓉心里虽然怀疑,但下体传来的感觉马上掩埋她的理智,正当犹豫不决的
时候,张大把她的腰抱起来,让她的双手放在地上,双乳在空中摇荡,水声与呻
吟声渐渐的响遍整个丛林
  「你……果然是在……装睡」
  「哼哼,好险小时候练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武功,没有说昏迷太久,不过那一
下真是猝不及防呢,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看到黄女侠这淫荡羞耻的一面啊」
  「你……无耻,快放开我,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
  黄蓉正要开口,便被张大抢先道
  「要让我死吗?拜託,郭夫人自己刚刚不是还很享受吗…要是你收拾掉我以
后可就没有可以满足女侠的肉棒了哦~」
  黄蓉被他的话羞的不知如何辩驳,感觉到张大加快了速度,黄蓉身体也很自
动自发的配合,地上的水越流越多
  「女侠,要来了哦~」
  黄蓉大叫了一声,滚烫的精液流了进来,与从子宫流出来的精液相互结合
  「啊!」
  这一声叫声使黄蓉从梦境中醒来,映入眼帘的,便是船舱里的景色,
  「我……怎么会梦到这种梦呢…」
  「郭夫人,怎么了吗?您好像大叫了一声,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噢,没事,在做梦时不小心说了梦话」
  「哦哦,好,那小的先去忙了」
  黄蓉把过来询问的王五打发走后,心里有数,刚醒来时双手明显放在自己的
胸部和下体,并且下体传来的酥麻感,料想是自己手淫到高潮了,果不其然,掀
开被褥之后,湿了一大片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自己竟然做了这种春梦,而且还是跟……张大做了野
合之事,不过……他的那里好大啊……不对啊,我在想什么……哀……」
  黄蓉暗怪自己怎么这么糊涂,竟然在想这种事,稍微叹了气后,思考了一下,
想到了自从杨亢和杨克俩兄弟来了之后,自己就变的如此的放荡,心里便感慨
  「真是对不起靖哥哥啊……」
  稍微收拾一下被褥,把手边的披风披在身上围好,确认没露出哪里后缓步走
出去
  「啊,郭夫人,快天亮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呢」
  「就……出来看看情况啊,我睡觉期间没发生什么事吧」
  「嗯…倒是没发生什么事,不过……啊,没有」
  黄蓉出来时尤二碰巧在一旁,便上前搭话,在跟尤二对话时,尤二又盯着她
披风看,而且又欲言又止,彷彿是被黄蓉洞悉似的,回答道
  「哦,我知道最近天气有点闷热,但早上起来难免有些着凉嘛」
  「哦哦,原来如此,不愧是黄女侠,一下就看出我想问什么」
  「那,我先进去多休息一会」
  「好,有事在吩咐我们」
  「对了,待会到勃勃的途中不是有港口吗,到港口先停一下,我下去採买些
东西」
  「好嘞!」
  「好险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走回船舱的路上,黄蓉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看到
什么或是没有发生任何事,周围的其他人也没有异样的眼光瞧出什么端倪
  黄蓉把斗篷脱下来,显现在眼前的事,一身乌黑又淫荡的紧身装
  「要不是昨天……」
  黄蓉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回想着,昨天因为木柴不够所以自己又去採集了一些,
所幸有河边可以泡澡,把那些要丢掉的淫具绑一袋放旁边,一袋衣物摊开放旁边
等等要换。
  至於剩下的盘缠、粮食……之类的都放一边,一切妥当后,黄蓉又稍微潜下
水去,往上游游去又游回来,正要穿衣时却不见了,四处找了一会,没有掉到水
里的迹象,也没有被风吹走,那是掉到哪去了呢,当黄蓉思考时,不知不觉来到
了船附近
  「二弟,你再去通知一下黄女侠,说我们的船要修补好了,叫她没什么事情
的话就先回来,船准备要开了」
  「糟糕,要开船了,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穿,要怎么办啊…」
  听到这段话,黄蓉马上跑回去,在自己的行囊来回踱步
  「只好先找一件披风遮住自己了,等等在想个法子,可是……有披风吗…」
  黄蓉把装有淫具的那一袋解下来,翻了一下,找到了一件刚刚好遮到大腿的
斗篷,正想着感谢华筝时,却又想到「华筝怎么会放一件斗篷在里面呢,难道有
问题……不对啊,就算披上去,风一吹身体没穿衣服的事实不就暴露出来了吗,
嗯…」
  又翻了一下,找了一些华筝放在里面的衣物,大部分都是很露的那种「华筝
怎么都放这些衣物呢…还是这一件好了,手脚部分至少都是完整的,虽然只有胸
部和下体是比较需要注意的,嗯……应该可以」
  穿好后,依然感觉很害羞,虽然紧身衣就如同有穿跟没穿一样,但是至少从
外面看起来不会像是没穿一样,斗篷披在外面感觉有点柔滑,时不时传来刺痛感,
感觉里面有些闷湿闷热的感觉
  「应该是天气有点闷湿闷热吧,不过有时凉风吹进来还是感觉怪怪的啊,算
了,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届时在趁机行事」
  张大看到黄蓉,便跑过来说道
  「黄女侠,大哥说要开船了,叫您没什么事就快回去了」
  「好,我收拾一下这边就回去了」
  张大好奇看了一下黄蓉背后的行囊,黄蓉稍微移动了一下不让他看到里面有
什么
  「咳」
  张大才发觉自己的丑态,一蹓烟就跑回去了
  「要是被他看见里面有什么可是很丢脸的」
  「哼!当我不知道里面装什么哦!」
  张大一边喃喃自语的道,一边慢慢的跑回去
  「算了,等等在丢掉吧」
  黄蓉把淫具和盘缠放在一起,迳自往船上走去,三弟看到黄蓉披着一件斗篷,
原本想问什么,不过没有问出来,就这样到了明早,黄蓉才因为自己做的春梦吓

  稍微整理了被褥,黄蓉发现地上有一处凹陷的地方,手按下去,地板门分别
向两旁移动,沿着楼梯走下去,黄蓉拿起火褶点在墙上,有点昏暗的船底里,放
置了好几根铁架、镣铐、锁链……等等
  「铁炼吗…到底这里是做什么的……」
  「敌袭!!!!」王五紧张的在船上大喊,黄蓉听到赶紧冲上去,却感到一
股不适感
  「这是……什么气体,快用内力逼出去……使……使不上力」
  感觉到一阵不适感,原本想用内力把进入体内的不明气体逼出去,内力似是
被什么阻挡,无法使上力,渐渐的感到无力,眼看的快要到门口了,眼皮却逐渐
沉重,看到船外的场景,就倒下去了
           神雕淫传-策划好的阴谋-中集
  小弟的文笔不怎么好,阅读的文章不怎么多,所以可能会有些重複的字眼,
若有不畅,请见谅
  在微弱的灯光里,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手被反绑在椅背,脚被迫
张开90度角,眼睛被矇着
  「这……这是哪里,我怎么被绑着……对了,我好像昏倒了,怎么暗暗的…
…」想要去点燃油灯时,却发现自己被捆绑住,才发觉自己眼睛被矇起来,忽然,
前方一个声音传道:
  「呵呵呵,黄女侠都如此接待客人的啊,客人看到黄女侠不就很性奋啰~」
  「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我是谁?啧啧,这个问题问的真好,我啊,可是江湖人称的『万里独行』
的王飞虎,你可以叫我虎哥」
  「王飞虎,哼,没听过,看来是不太有名吧,既然知道我是谁,那还不放了
我,不怕江湖的英雄豪傑找你算帐吗」
  听到这,王飞虎不但不惧怕,反而还充满着诡异的脸,细细打量着黄蓉,只
是黄蓉不知道而已
  「哎呀哎呀,虽然我在江湖上不是很有名,但是也仅限惩奸除恶的方面罢了,
毕竟我的专长也不是惩奸除恶啊」王飞虎摇摇头继续说着
  「我穿梭在白道跟黑道之间,向你们这种很有名的江湖豪傑,大概都不知道
我吧,我……」
  「既然是小角色,还不替我松绑,是想要别人帮你收屍还是葬身海底,你自
己选一个死的比较痛快的死法吧」
  「哎呀,女侠这么说,我这的好害怕啊,不过在这种窘境下也说的出这种话,
女侠不愧为女侠,只是,想杀了我也要看你有那个能力吗」
  这么说倒也没错,黄蓉刚刚一直使不出内力,彷彿是被阻滞了一样,要是黄
蓉不想点办法,可真的要落入敌人手里了
  「告诉你我另一个称号吧,『採花淫贼』你有听过吧『只看黄蓉沉默不语,
黄蓉想起之前有听丐帮弟子禀报过,有一名外号採花淫贼的人,四处针对一些小
有名气的侠女下手,只是上次被丐帮围剿后,好几年都没有出现了,没想到现在
又重出江湖了
  看黄蓉沉默,王飞虎继续道:
  「哼,你们丐帮那一次可是重创我呢,害我去闭关了好几年,想要怎么对付
你们,终於,在一次偶然的相遇下,我遇到了一帮人马,他们听了我的事情后,
义不容辞的给了我几罐药」
  「那一帮人马是谁?」
  「当然是不能告诉你啰,万一你找上他们我可就麻烦了,而且你不想知道你
为什么使不出内力吗」
  「说」
  「他们给的几罐药里,有一罐药,,是专门对付有内功的人,而有一罐是睡
眠的效用,你刚进地下室时,闻到了抑制内功的药,无色无味的,而出来时是闻
到睡眠的药,而且,船上又有一个非分之想的人,让我有可乘之机呢」
  「谁」
  「是谁你等一下就知道了,不过啊,高高在上的女侠,也有放荡的一面啊,
自愿穿成这样就出门,是想去青楼当妓女吗」
  「你……闭嘴,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我知道,被风吹走啊,我也满好奇你梦中梦到跟谁野合,醒来时春风满面
的样子真的是很棒的表情呢」
  「你……怎么知道」看黄蓉脸红的样子,想必是说中了
  「你说呢?哈哈,不过啊,走到后面一看,这景象真是美妙啊」
  王飞虎走到黄蓉后面去,双手托住黄蓉的大奶,细细揉捏,品味那种感觉,
顺势往下体摸去,抽插了一会,便已氾滥成灾
  「女侠武功高强,浪水也这么多啊,奶也很有弹性,在我遇过的女人当中,
您可谓是极品啊」
  虽然被王飞虎如此称讚着,黄蓉可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经过他刚刚的爱抚,
已经气喘吁吁了,下体空虚感逐渐强烈,渐渐的充满了心中的渴望
  「你现在下体很空虚对吧」
  黄蓉不语,王飞虎继续道:
  「哼哼,我的技术在江湖上也可算是前几名,就算是黄女侠你也是招架不住
的呢,不过,光是手指让你高潮也有点单调呢,为此我可帮你准备了一场好戏,
来吧」
  王飞虎打了一声响指,黄蓉只听的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渐渐的往自己靠近,
捏一捏乳头,说道:
  「嘿嘿,黄女侠,我师父是不是很厉害啊,知道你离开岛上后的种种事情」
  「你……张大,竟然是他的徒弟,难道……在岛上也是你们预谋的」
  「当然,我们可预谋久啰,终於等到这一天」张大手指在乳尖上打转着边说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如同我师父讲的,你们害的我师父受重伤,又闭关了好几年,不对你做
点什么我们师徒俩的愤怒难以平息」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啊」
  张大把黄蓉的手脚及眼罩都解开,双手则反绑在后面,双脚解开后的黄蓉急
忙想要挣脱,却被张大打了一巴掌,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在密室里回荡
  「可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被打的屈辱……我会加倍奉还的」
  「嘿嘿,那也要你找的到我们啊」
  「哼,贱女人,别想着要跑,淫戏才正要上演呢」张大边说着,让黄蓉跪在
地上,屁股面对着张大
  「贱女侠,屁股翘高点」
  「快把我放开,你们别找死」
  「啪、啪」张大连续两下分别打在黄蓉臀部左右两边
  「哼,叫你翘高是听不懂吗」
  「唔……你别做梦了」
  「唉唷,不听话是吧」
  张大拿出两条绳索,一条先绑在手上,然后在吊在甲板的下面,不过没有完
全吊起来,而是让黄蓉呈快跪下的姿势而慢慢调整高度,再让黄蓉的身躯慢慢的
往后移,用绳索将双脚固定住,但并没有绑在一起,在将绳索的两端向两旁绑在
两个地方,使其双脚无法向内和向外移动,绑成一个像是人马的姿势
  「嘿嘿,绑好了,黄女侠觉得这姿势如何啊,我自己看到都很刺激呢~」
  黄蓉不停的移动的双手双脚,想试图从这淫荡又诱惑的姿势脱离,只是,身
体越是想要移动,双乳就晃动的更加厉害
  在一旁观看的王飞虎也忍不住的笑道:「哈哈,黄女侠,你现在的姿势,就
像是一直摇着身体吸引男人来肏你的妓女,还是说你骨子里真正的本性就是个淫
荡的婊子嘛哈哈」
  黄蓉被羞辱到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她冷若冰霜的眼神瞪着王飞虎,只是在王
飞虎的眼里,这冰冷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丝的娇媚之情态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站好啰,黄女侠」
  张大慢慢的一巴掌一巴掌打在黄蓉白嫩嫩的臀部上,口里不停的骂着黄蓉,
彷彿把黄蓉当成一名下贱的妓女般教训调教
  「贱女人,欠教训啊,乖乖听话不就得了」
  「唔……你做梦……嗯…」
  「那就只好继续啰」
  密室传来一阵阵「啪、啪,贱女人,屁股还不翘高一点,啪、啪」的一阵臭
骂及清脆的响声,任谁听到都会认为,里面是一位欠调教的妓女,或是惹到不该
惹的人物才会被如此对待,只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没想到在密室里被调教的
人,竟是大名鼎鼎的的女诸葛黄蓉,还有调教的人,只是两名小小的江湖人物,
论名声,论实力可是完全不及的,但是为何会败在他们的手下,又为何会沦落到
这种地步,这就让人不得而知了
  「哼哼,女侠,屁股会很痛吗,乖乖听我们的话,我们也不会对待女侠这样
哦」王飞虎蹲下身子手抚摸着黄蓉的下巴说道
  「呸!!」黄蓉朝王飞虎脸上吐一口痰,眼神里透露着对他们的不屑
  王飞虎并没有马上生气,反而是叫张大拿出一条鞭子,鞭子上泡过水泥,也
充满了尖刺
  「嘿嘿,黄女侠,这条鞭子是专门教训不听话的人,态度越是强硬,鞭起来
也会越有劲呢,特别是对有武功的侠女,可是会让人很兴奋的呢」王飞虎阴险的
笑着说
  「这可是女侠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后果呢」张大一鞭子一鞭子打一下去,来
回的连续抽打
  黄蓉练过武功,但是因为药效的作用,无法顺畅的使用内力,只能勉强保护
自己的身体,对於这点鞭打,黄蓉还算挺的住的,虽然鞭子对身体一时造成不了
伤害,但还是会有些微的刺痛感,过一会后,鞭子在黄蓉的臀部上造成了浅浅的
伤痕,臀部附近的紧身装也被打的破破烂烂的
  「唔……唔……嗯………」
  「越来痛吧,啊,要不求我们放过你啊,哈哈」
  「要我……嗯……向……哈哼……向你们低头,不……不可能……嗯…」
  「那就来个进阶一点的吧」
  张大示意王飞虎把黄蓉的眼睛重新矇上,自己把鞭子泡过一盆水里,又拿出
一条鞭子,如法炮制,再交给王飞虎,两人在黄蓉身边走动,时间不依的往黄蓉
随机的地方打,有时臀部,有时脸,有时脚,有时下体、双峰……时不时打在黄
蓉敏感的地方,身上浅浅的伤痕渐渐浮现在黄蓉的白皙皮肤上,而原本强硬不可
退让的态度也渐渐转变成屈服求饶,因为痛而叫出来的声音也由小转大
  「唔……唔……拜託……拜託你们放过我……嗯……不要在打了……啊」
  此时的黄蓉,心境已渐渐的有了转变,在黄蓉被矇上眼后,又不知道从哪里
来的攻击,又打在自己的敏感带上,身体逐渐发热,泡过水的鞭子打的越来越痛,
痛到黄蓉都不得不求饶
  「想要我们放过你吗,哈哈,来求我们啊」两人同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张
大看着黄蓉得意的说着
  「唔……求……」
  「什么……讲大声一点,听不太懂」
  「我……拜託你们放过我,我愿意听你们的话」
  「哈哈,来,继续」王飞虎听到后乐的叫张大继续朝着她身上打
  「为什么……啊……不是……说……唔……要放过我吗」
  「啊,你是被打到神智不清了是不是,我只是要你求我们,我们没有说要放
过你啊」
  听到这段话,黄蓉知道她被耍了,还让自己讲出屈於人下的话,自然是勃然
大怒,身体像疯狂似的一直摇动,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好巧不巧,王飞虎朝阴
部打的一下连同阴唇一起打在阴蒂上,黄蓉尖叫了一下便晕了过去
  嗯………原本有写了后面,不过后面还没改好,所以……敬请期待啰~
           神雕淫传-策划好的阴谋-下集
  「哗」
  「嗯…」
  「看来这贱人还没醒呢,张大,在一桶」
  「嘿咻」
  王飞虎见黄蓉渐渐醒来,便开始嘲讽道:
  「如何啊,黄女侠,这种滋味,平常在襄阳可体会不到吧」
  「你们……敢用拷问囚犯的方式对我这么做」
  「哼哼,别忘了女侠你现在就是我们的阶下囚,只是……看来女侠你很喜欢
被鞭打是吗,被打成这样也会高潮,看来你自己也满享受的呢」
  「呃…胡说」
  「别在撑啦,这样对你没有好处的,现在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乖乖服从不
就好了」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服从,我们一直强调着,结果你却一直反抗,我也很无奈啊」
  张大见黄蓉不说话,趁机在一旁插口说:
  「只要女侠你乖乖听我们的话,我们高兴了,就会放了你」
  「真的吗」
  「当然」
  「好,只要你们不食言的话……我愿意听你们的话……」
  「漂亮」
  王飞虎使了个眼神,张大解开了黄蓉手脚的绳子,并把眼罩解开,眼睛重获
光明后,看到他们两个奸笑的神情,以及自己身上狼狈的样子、地上自己刚刚高
潮的精液,心里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耳听得张大说:
  「跪下,屁股翘高,双手撑在地上」
  黄蓉依言摆好姿势,依然觉得这个姿势很羞耻,正想把身子缩回去,却被张
大打了一下骂道:
  「谁叫你缩回去的,想讨皮肉痛吗,屁股翘高,翘越高越好」
  王飞虎看黄蓉做好姿势后,马上说道:
  「只要女侠你能让我们舒服舒服,让我们满意,我们就会放你走」
  黄蓉没有说话,王飞虎看了看示意张大可以开始了
  张大把裤子脱下,让他一柱擎天的肉棒跑了出来,对准黄蓉的肉棒,一挺腰,
龟头竟是只深入了几米便停止,张大在试了一下,仍然是丝毫不动
  「真紧,不愧是女侠,没关系,慢慢来」
  王飞虎在一旁笑道:
  「你不先享受她的小穴那我就先享受她的小嘴啰」
  王飞虎脱下他的裤子,自己躺在黄蓉黄蓉的身体下面,将自己的肉棒摆在黄
蓉嘴巴的位置
  「来,既然我徒弟不先,就由我这个师父先来享受黄女侠细嫩的小嘴」
  王飞虎硬是要黄蓉张嘴帮他口交,但黄蓉不肯,嘴巴紧紧闭着,摇着头不肯
放入嘴巴
  突然,张大趁着黄蓉的注意力在对付王飞虎时,用力的一挺腰,肉棒直抵深
处,尖叫了一声,紧闭的嘴巴一时间被王飞虎的肉棒突破,顺着这股势,张大加
快了速度,王飞虎也用双手让黄蓉的头部上下移动,小穴反覆的抽插,嘴巴不断
的吸吮,浪叫声逐渐大声,听的出来,在过不久,即会有销魂蚀骨的声音传出,
令人不禁期待这时刻的到来
  「女侠其实很享受吧,被人奸淫屈辱的模样才是女侠你所期望的吧」
  「唔……唔……」
  「你想想,就算我放你会回去顶多也是固守襄阳,你那傻傻的丈夫会给你身
体上的快乐吗?不会嘛,跟着我们,保证你以后的生活多采多姿的,『性』服美
满的」
  「仔细想想,张大这么说也没错,每次行房时靖哥哥都草率结束,每次得到
的都是空虚和寂寞感,如果跟着他们……或许……」
  黄蓉想着被人奸淫的屈辱样子,眼前模模糊糊的想象出那种刺激的景象,在
内心深处的阴暗角落,屈辱受虐快感迅速升腾,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哼哼哼,哈哈哈哈」
  「嗯……唔……」
  黄蓉不解的看着王飞虎,想要开口却被大肉棒堵住声音
  「哈哈,没想到张大随便说说竟也能让女侠有这样的念头啊,哦不,现在叫
你女侠太尊重你了,不折不扣的骚货才比较适合你」
  黄蓉愣在原地,王飞虎看了看继续说道:
  「你想想,『女诸葛』黄蓉,这么大的名号,如果拿去卖给妓院或是专门搞
地下事业的组织,想必一辈子都可以不愁吃穿,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看天下百姓
大概都对你很失望吧」说完王飞虎拔出了,给了黄蓉喘息的机会
  「为什么……你们要说这些话羞辱我……唔」说完嘴巴又再次被堵住
  「没什么,只是想看曾经呼风唤雨的侠女,如今却堕落到这般田地,比起这
个,接下来可是有你好受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黄蓉被迫接受着一轮又一轮的无数次奸淫,船舱的声音可
以说是没有停过,只要有航行过的船只,都会不可思议的看着这艘船,心里想像
着是那个骚货被干的样子
  「碰」
  黄蓉被船靠岸的声音吵醒,渐渐的从高潮的余韵中醒来,似乎王飞虎跟张大
先行离开了,至於王五跟尤二,似乎下船跟别人谈话
  「貌似这艘船是租的,时间也快到了,而张大说黄女侠已经先行去追犯人了,
结果自己又人间蒸发,反正没什么事,就先行归还了……等等,那我要怎么办」
  想了一下,环顾四周,地上都是黄蓉和张王二人混在一起的精液和淫液,自
己下体也肿肿的,便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
  「糟糕,有人来了」
  黄蓉闻声赶紧躲在门后,来的有两人,是来检查船只有没有什么异状,结果
二人一进来就看到地上满满的汙秽液体,便不停的抱怨,此时的黄蓉,像平常一
样用手刀敲晕他们两个,在趁乱逃出去,没想到,他们两个只晕了一下子就站了
起来,转身一看,是一个穿黑衣而衣装破破烂烂的女人跑了出去便追上前去想要
抓捕黄蓉,黄蓉凭藉着自己的水性极佳而跳到海里去,上面那两人见状先是臭骂
了一顿而放弃
  黄蓉顺着岸边从大海游到人间稀少的地方,内力也恢复了五六成,身上的汙
秽也洗掉了
         「看来要先乔装一下在问路比较好」
  打探一下身旁这间房屋没有人后便翻进去,随后把身上换上了随手拿起的衣
物,在梳妆易容了一会,戴上斗笠,看起来就是一位穿着宽松衣服戴着斗笠的男

  走在路上,别人也没有多想什么,为了打探消息,决定到一间人多嘴杂的茶
馆打听,到了茶馆,找一个空桌子坐下,小二上前询问,黄蓉用压低声音的回答,
不久,小二砌一杯茶放在桌上后就离开了,黄蓉静静的喝着茶,仔细聆听周遭的

  「嘿,最近生意不错哦,赚很多钱,不错嘛,能不能借一些钱给哥们花花啊」
  「普普通通啦,你们也知道,钱不好赚,我顶多只能养家餬口刚刚好而已,
真的有困难啊,没办法借太多」
  「好啦,开个玩笑嘛,来来来,喝酒」
              又听得另一群说
  「大哥,最近江湖上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其实啊,我最近听说……」带头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接着说道
  「听说那襄阳城的女诸葛好像落入了王飞虎的手中呢」
  「什么,你说的是那位『武林第一美女』黄蓉」
  「是啊,就是她,哀呀,没想到这位聪明绝顶的黄蓉也会落在王飞虎的手中
啊」
  「就是啊,真羨慕他,要是我也可以一亲芳泽,哇,你叫我吃大便我也甘愿
啊」
  「哼,我们哪有那种福气啊,只是听说最后好像被黄蓉逃掉了……」
  黄蓉听得他们小声的讨论自己的事情,本来想继续听下去,但是他们却去柜
台结帐离开了,又继续听四周的谈话,皆是徒劳无功,看看时间,也接近黄昏了,
客人也渐渐的离开「还是先住下来吧,如果没打听到什么就先动身吧」
  跟掌柜说了一会,小二带黄蓉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房间不大,却也满干
净的,东西端了上来,黄蓉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用着倒也香甜,没有任何怀疑
便直接吃下肚
  小二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有事再烦劳小二哥」
  小二走后,黄蓉躺在了床上,思考着明天的路途,今天早上被王飞虎和张大
用计奸淫了半天,却也有些累了,于是闭目养神,忽然感觉到头有点晕,竟然有
些昏昏沉沉,不对,怎么会这样,运气之下,真气似乎若有若无,也无法聚拢
            「难道是饭菜里有毒」
  这时她的头越来越昏,竟产生了一股浓浓的睡意,她强打精神,运起内功,
真气彷彿被吹散般消失,在要昏过去之时,门外隐隐传来说话声,一人怪笑道:
  「嘿嘿,又一只肥羊到手了,现在药力发作了吧,小娘们任我们摆布了」
  「是啊,二弟,真是意外的收获,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碰到娘们,待会交
给陈公子之前先看看她长相吧,好看的话陈公子一定会重赏我们的,哈哈」
  黄蓉听了声音,正是掌柜和店小二的声音,不由感叹自己没有好好提防他们
两个
  却听店小二道:「别急,身上带股骚味的娘们我还是很少见到的,散发出的
骚味我都快忍不住了,我们先玩一下再送给陈公子也不迟啊」
  「你真大胆,还是别惹事生非了,小心你的狗头不保」
  「有什么关系,我们先玩一玩在清理一下,保证陈公子不知道」
  「你还说呢,有一次你也这样说,结果被陈公子识破,还被警告下次在这样
做有我们好受的」
  「那……那次是……」
  「后来有一次,陈公子传来密函说,有一位女侠会来这边,叫我们下药后在
交给他,结果,你不仅玩了她还不小心让她跑了,那次有多惨,连我都罚,痛楚
到现在我还印象深刻呢」
  掌柜紧接着说:「少啰嗦,我们还是先把她搬到密室里去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门外。听了两人的对话,黄蓉十分恼火,想要一举置
住他们,但是内力散去,只能强打精神,忍着睡意,仔细聆听他们要做什么
  这时门开了,两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走上前来,摇了摇黄蓉的胳膊
                 「
  美人,起床了,哥哥带你去舒服的地方,哈哈,果然睡过去了「
  黄蓉不敢睁开眼睛,不过听声音是小二在摇她的胳膊
  「岂有此理,等机会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掌柜催促道:「动作快一点」
  「好啦」
  小二把斗笠翻开,竟是一名男脸
  「咦,不应该是女的吗,怎么会是一名男子」
  「别急,看这样子,应该是一名侠女,听说会武功的人都会懂易容术一些皮
毛,仔细找找,会有摺痕的」
  小二仔细找了找,一脸错愕的看着掌柜
  「听说武功高强的人会的易容术就越会让人找不到,还是我来吧,我小时候
还是懂一些武功底子的」
  看了看,在耳朵旁找到了一个摺痕
  「看,就是这里」
  把人皮面具拉开,令二人为之惊讶,在他们遇过的女人之中,从未见过的女

  「哇!这女人……」
  「别急,你先去把她的衣服裤子都脱起来」
  小二把宽松大衣脱起来后,粉色的乳头,雪白的肌肤,还有那让人垂涎三尺
的美乳,已经让小二流着口水,捏了几下,乳头因为衣服的摩擦,又受小二的戏
弄,乳头在小二的手上渐渐硬了起来
  「呵,大哥,你看,这娘们有感觉了呢」
  「嘿嘿,真的,继续」
  小二接着把裤子也跟着往下脱,露出乌黑的心型阴毛,『蓉奴』二子深深烙
印在黄蓉的身体
  「呵,蓉奴,看来女侠曾受人狠狠的调教过呢」掌柜拍拍黄蓉的奶子说道,
小二接着说「不如我们把她留下来,不要告诉陈公子」
  「嗯…不好,看这姿色,够我们享受一辈子了,你难道想要因为一时的美色,
而把富贵丢掉吗」
  「好啦,不然,我们把她全身剥个精光,走去密室的路上稍微玩玩就好」
  「好啦,不可以玩太超过哦」
  小二兴奋的俯身抱起黄蓉,让黄蓉的双手搂住自己的脖子,他的双手揽起黄
蓉的双腿,站起身来,跟在掌柜的身后走了出去。那人把黄蓉的脸与自己的脸贴
在一起,黄蓉丰满的双峰也紧贴着他的胸膛,那人抱的舒服,气息也不禁变得粗

  「大哥,这娘们不仅美若天仙,身材竟也如此曼妙,我真是有福气啊」
              掌柜哼了一声
  黄蓉很恼怒,自己竟然被这个淫贼这样占便宜,真想好好教训他,不过要是
自己现在醒来,只会让现在的处境变更难堪,她还是忍下了,继续假装昏迷
  没走几步路,那小二已经晕忽忽了,怀里抱着一个柔若无骨的美人,诱人与
骚味的体香阵阵袭来,黄蓉滑腻的脸颊贴着他的脸,他激动得竟有些颤抖
  他喘着粗气,双手抚摸黄蓉的大腿,故意移动身体,让黄蓉的双峰在自己的
身上滑动,那人的手向上移了移,放在了黄蓉的浑圆的臀部上,不停的抚摸,更
要命的是,黄蓉发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隔衣顶上了自己的股沟,却又无可奈何
  「嗯,好爽」
  小二喘着粗气。现在天气炎热,人们穿的衣衫很少,黄蓉几乎可以感觉到那
东西火热的温度,随着两人前行,那东西不停的摩擦着她的股沟。在他的刺激下,
黄蓉浑身炽热,羞辱的前行
  过了一会儿,小二只用左手托住黄蓉的屁股,空出右手,放在了黄蓉的腰间,
来回抚摸着,黄蓉发觉那只火热的手从自己的腰间向上移动
  「难道这淫贼竟然要摸我的……」
  黄蓉很着急,却又不敢动弹,终于,黄蓉感觉到一只大手攀上了自己坚挺的
乳峰,不由恼怒,眉头微皱,却又不敢发出声音
  那人抚摸黄蓉傲人的双峰,只觉丰满圆润,弹性十足,欢喜得他骨头都酥了,
不时用指尖拨弄那可爱的乳尖,一捏一拨之间,乳头竟然更硬了,他兴奋得几乎
射了出来,却不知黄蓉此时羞辱难当,屈辱地前行
  在屈辱中黄蓉已经忍不住了,闪电出手的点上小二的昏睡穴,趁掌柜还没反
应过来又点上了掌柜腰间的穴道,定在原地
  掌柜先是愣在原地,心中已有计较,开口后的第一句话,并不是求饶,而是
咄咄逼人
  「哼,你这贱人,还不快解开我们的穴道」
  「等你们回答了我的问题,穴道自然会解开」
  「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任何资讯,想都别想」
  「这可由不得你们了」
  黄蓉点了一个穴道,掌柜身上立即变得奇痒无比
  「你……哀唷…快解开」
  「第一,陈公子是谁」
  「好啦,我回答就是了,先解开我这个穴道」
  「可以回答我了吧」
  「陈公子是我们镇上的大富豪,平时行侠仗义,救世济民,私底下却是个淫
荡之徒,这秘密只有我们知道」
  「第二……被她抓住的女人有多少个人」黄蓉拍拍自己的脸颊,示意要自己
振作起来,掌柜见药效正值高峰期,机不可失,赶紧加紧自己的脚步
  「女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会」
  「不用……你先回答我」
  「大概有49位人了吧」
  「那……那她们都去哪里了……在做……什么」药效起作用,黄蓉「噗」的
一声倒在地上,掌柜也趁机突破穴道,并在快要失去意识的黄蓉的耳边说:
  「加女侠您就50个人了,至於去哪儿呢,嘿嘿,您去就知道了」
  「你……」
  黄蓉说完就昏倒了,只剩下掌柜在一旁笑笑着看着倒在地上的黄蓉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201942s5.xyz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